Reichen

爱是深渊

七玫瑰 Seven Roses[1]


Warning:

不负责非主流的西幻pa
基本全员向/可能会坑

1

喧喧嚷嚷的人群挤在高台前,人头攒动间都是青春而热血的声音,高台上暂时空无一人,只有高高的讲桌矗立在正中央。人群中大多是年纪正轻的少年少女,身披藏蓝披风,飞扬间金色的绣边闪耀着光芒,一瞥一笑都神色飞扬。有的三三五五地聚集在一起高谈阔论,交流着高年级才会学习的魔法咒语,争论草药学和魔药学的差别,有的则站在一旁形单影只,捏着衣角额头冒冷汗,眼神中又闪烁着什么,时而看看手,时而看看高台。

古兰学院是大陆最顶尖的魔法学府,它包罗万象,以自由的学术氛围著称上百年,每年为国家提供着数量可观的精英。校内第一年每月的阶段考核极端严苛,如果不能通过...

[快/新]西班牙的三棵树

*听说M23有我们怪盗先生,很开心
*两年前的坑,看了看觉得还挺好玩的
*发出来除草,有空就填
*最后预祝我自己高考顺利吧

*正剧向/很严肃der

冬至日附近的傍晚七点阳光老早就消失殆尽,徒留一片冷寂,暗潮涌动的黑暗。天黑的时候会发生许多与白昼无法相容的事情,它是心怀不轨之人的左膀右臂,也是将之一网打尽的罪魁祸首。

高耸如云的大楼林立密集如漆黑的石墙将之与灯火辉煌的光明隔开,不像另一端繁华喧嚣,高处黑压压的天色都唯恐不够似的染着纸醉金迷的熏红。

静至极,却也有动,恍若下一秒就要炸开一锅沸水。

这是一场拉锯战,比的就是耐心。

一科二科相关人士上上下下为了彻底剿灭这帮犯罪团伙费尽心思,卧底刀...

邂逅日快乐
又一年了

我有个固执的习惯就是就算淡圈了也永远不可能爬拆家。

开个快新/白新点梗,仅限定这两个,不打tag随缘点,记得带梗点文,不写肉。


由于学业繁忙及爬墙……以后大概不会怎么写快新了,unfo请随意

想想这个博名字其实取自莱辛巴赫瀑布,也是时候走到结局了,谢谢各位:)

(诈尸也有可能(虽然可能性很低

[detective Conan][快新]我们的方向

*1/4邂逅日贺

*至你们最好的相遇

*名侦探和怪盗先生哟♪

混沌的记忆逐渐褪色,明动跳跃着的人影鞠躬落幕,工藤新一终于从那个不知所以的梦中醒了过来,清醒过来的那一瞬间他的头仍旧有些超负荷般的昏沉,与此同时,窗外那树粉色的精灵也跃进了他的眼眶。

……已经是这种时候的春天了啊。

莫名倦怠的他保持着与玻璃桌面紧贴的姿势,感受着那股冰凉渐渐被浅淡的体温感染透彻。他的右手边搁着一摞案件卷宗,比三本福尔摩斯全集还厚——仅仅是这三个月来所处理的而已。

前些日子服部平次来东京拜访他时看见这数量也不禁咂舌。

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让人与人之间产生如此强烈的恶意以至于情愿将灵魂出卖给梅菲斯特也要处心

虽然最近在别圈划水但真的努力地想把邂逅日贺给按时duang出来……但回到家已经太晚了,进度real慢,只能滞后了(泣

还是想说快新邂逅日快乐!你们两个是我遇见的最美好的人了QAQ!

今年也请官方发糖吧………………(不

   
3/4卖蠢(划掉,我卖蠢)段子

“对,就像这样,橡皮筋的角度再低一些。”
“……”

门外的服部平次热得额头冒汗,手上的动作也显得笨拙,微蹙的眉毛无一不展现出他内心的烦躁,门里的工藤新一则是完全相反的冷静,半弯下身拇指托腮,隔着门缝紧盯着服部平次的每一个动作并适时提出修改建议。

“啪”,弹簧终于成功地反扣上锁。

“然后呢……?”服部平次插着腰喘气,抹了把头上的汗。

工藤新一想了一会:“关上门,再试着直接打开。”

服部平次照做。

砰——

咔嚓,咔嚓……咔嚓!

门纹丝不动,一瞬间的寂静,工藤新一甚至恶趣味地扯了扯搅在一起的橡皮筋。

哐哐哐哐哐!!!

“工藤新一!你个混蛋!”...

[快新]醉酒和告白


#补剧的脑洞ww速打甜饼,毫无质量

#为了玩梗服务,ooooooooc预警

#误会告白梗

“所以——服部请我今晚一起吃饭,”工藤摩挲着手里的餐叉,抬眸看向正默默不言和黑森林蛋糕作斗争的黑羽,用眼神询问着意见,“你觉得呢?我该去吗?”

“……去啊,”黑羽放下餐具,扫了一眼工藤脖颈上惹人注目的刺眼的红色——是那天他和服部出门留下的。

那天晚上凌晨工藤才回租屋,他当时面色难看,衬衫领口处的几粒纽扣崩开袒露出白皙的皮肤,脖颈上留着一圈暧昧红色,一问起来开口就是恶狠狠的一句“都怪服部那小子”接着也不顾白马给他倒的温开水就裹着外套凶神恶煞地回了房间,可怜的门甩得哐当作响。

黑羽匆匆移开视线:“...

[平探平/快新]烟火

#主要写写平白平。且看两位逗快新(。
#强行赶了一篇,毫无质量看着玩吧
#好勉强的3/4组
#…………结尾强行扭成新年贺文,别理我神经病,大家新年好新年好

01

冬天的夜晚寒风如刀,本会窝在暖气里的人此刻却如蚂蚁聚会一般围在米花大厦下,沿着二科警员拉的警戒线站成一个密度可观的圈。

中森警官依旧是老样子急得上火跳脚,对着对讲机吼得方圆八里内都能听见。

这是KID现场。

工藤新一在回归后依旧不常来“搅局”,因为一科总是比二科更需要他,再者……再者他现在勉强算是高处那家伙的共犯,再去现场难免会心软,显得惺惺作态。

不过今天他还是来了,原因无他,白马探回国了,而且在三天前就明确表明会亲自前来“一

[快新]李涛昨晚新闻是不是湖绿[2][完]


#这个神经病的普通帖子终于结束了,有点烂尾
#没想到竟然会填它

白K白觉得快要被气死了,然而还是要保持微笑。我为少爷续1s

51L

平新就随便看看。
诸君,

52L 东西侦探才是真爱

来人把这群邪教都给我叉出去!

53L 白新不服!哼!

53哥是来搞笑的吗?这两个人上次在KID现场还彼此冷嘲热讽,我一直脑补情敌相见

54L 怎么都上马甲了

54L取取你的滤镜,他们明明只是因为「平成的福尔摩斯」这个称号发生了点口角,甚至口角都算不上,少爷只是随口调侃工藤侦探几句而已。总之和亚瑟罗宾没关系,望周知!

55L 今天心也很累的KID粉

55哥这口气明明是侦探组的粉啊23333我估...

[快新]冬日签售会


*冬天了,该煮点糖
*勉强原著向,ooc,三四十代的恋爱日常


即使深冬冷锋过境的天气残酷又不饶人,毫无疑问的是,来参加这本传记签售会的人还是络绎不绝,整个会场人山人海摩肩擦踵,黑羽快斗不得不主动牵紧情人的手免得两人一个转身就走散,一边略带懊恼不该一时兴起来凑这个热闹。

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曾经的忠实粉丝写的怪盗KID的传记而已,虽说采访时信誓旦旦地许诺了签售会一定捧场,但实在没必要拖着重感冒的工藤出来挑战生命的极限。

“喂,都答应了人家了吧,”工藤新一脸色掩不住的微白,手指不安分地摩挲着黑羽快斗的鬓角,微微一滞,半笑半怪,“让人失望可不像你的作风。”

向名侦探势力低头...

[快新]裂缝[4]

[4]

黑羽快斗醒来时眼前是如同沉在湖底深处的黑暗,四周寂静一片,窗外风呼啸着拍打在玻璃上发出微轻吟却无法产生任何共振。

骨骼连结处撕心裂肺的痛楚对起床造成了很大的障碍,这家伙伤得还真够重的。看起来帮助行走的拐杖靠在两米多外的墙上难以够到,他只能暗自庆幸还好这张床大到足够他调整姿势而不用担心一翻身就滚下了床,费了大劲终于勉强撑起身体时渗出的汗已经湿了后背大片。

毫无疑问这是一张双人床,然而却没有任何另一个人该有的存在的气息,如果那个人是工藤新一,枕头上不可能没有一点咖啡的气息—,哪个世界都一样——除非这个时代已经先进到咖啡被什么完全替代了。

然而根据房间还算熟悉的布局和风格来看显然并非...

[快新]裂缝[3]

[1]

[2]


[3]


黑羽快斗长长地“啊——”了一声,眼神被春风揉碎的温柔浸染,无垠的海蓝倒映在深处,看得工藤新一忍不住匆匆错开了视线,老实说,无论是谁被用那样的眼神安静地注视着,都不可能保持镇定地对视回去。


“那你觉得是为什么呢?名侦探。”


“——你又为什么毫不迟疑地就相信了我的身份?”


工藤新一唇抿成一线,接二连三的问句让他倒回了大半个小时以前的那个瞬间,在这个世界转头和黑羽快斗认真对视的第一眼。

那双眼睛灰蓝如沉沉暮霭看不真切深处复杂的波动,神秘莫测,闪烁的眸光却又像是眨眼的星子般透露着或...

[快新]裂缝[2]


[2]

工藤新一对着镜子里那个熟悉又陌生的青涩面孔凝视了半晌,试图寻找一个科学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怎么想也只有可能是aptx4896解药迟到三年的副作用了……灰原那家伙,可是完全没提到过这点啊,看来一通跨洋长途是免不了了……这么想着,他叹了一口气。

“新一——————!”

这个听起来暴走意味满满的声音……是老妈的……没错吧?

工藤新一生理性反应地后退了数步,冰凉的瓷砖也无法让他混乱的大脑冷静半分,拜托,工藤有希子可是七个小时前才在英国和他视频聊天过啊!这是坐火箭回来的吗!

唰啦——

盥洗室门被毫不留情地拉开,工藤有希子顶着半月眼抱胸上上下下扫了一遍自己儿子,惊天动地一声吼。

“...

[快新]裂缝[1]


扼要:名侦探和怪盗先生意外经历了一次时空错位最后在一起的俗套故事。

新年新气象~预计一共4节w


  [1]


到年尾这个关卡,朔风喧嚣,冷气流横行霸道,街道上是与之格格不入的张灯结彩,享乐盛行,消磨着放假前最后一撮无聊的时光,学生们都普遍呈现一副超越素日的慵懒,就算是众人眼中的天才工藤新一同学也一样,耷拉着头似睡非睡,身处前三排这等一级危险区域还敢心大地把手机丢在桌面上。


“相信在座各位同学曾经都臆想过穿越时空这类的超现实事件,毫无疑问的是,时空就和宇宙都会是并且将永远是人类历史上经久不衰的话题直到这座高耸入云的孤峰迷雾散尽……...

在p站刷到一张一起等基德的白新wwww一起听的不会是福尔摩斯有声阅读吧hhhhhh
可爱到炸裂////////

顺便吐个槽,魔法永远在出错的红子。

有时候觉得名侦探对某人的本性了解真的很透彻啊2333

一蹦一跳这种形容,都能听见中枪声

[快新]Another world


******

这一夜工藤新一辗转反侧良久也不能入眠,身侧的黑羽快斗倒是差不多已经经历了一个睡眠周期,但他睡得也不安稳。

不如说,工藤新一没能睡着的一大半原因都来自于黑羽快斗,嘴里时不时冒出几句模糊的低声,像是小声嘟囔的抱怨,一会儿手背翻过来搭在他的眼睛上一会儿又凑近得脖颈间能清晰感受到扑来的热气。

如果真的只是这样也就罢了。

当黑暗中莫名传来一声轻叹时,工藤新一起身拉开窗帘,一抹月光照明了黑羽快斗的脸,那张好看的脸上写满了与平时不相符的低落情绪,眉头微锁,拉着被子的指节屈起来蜷缩着。

白天在小姑娘们面前表演魔术失败也没有这么难过啊…………。

工藤新一垂眸拭去对方眼角似有若无的湿...

[快新]李涛昨晚的新闻是不是湖绿[1]

#就试试看论坛体能写成什么样。
#时间线大概是黑衣组织后,两个人都20岁附近。

41区>>碧水云天

[闲聊]李涛昨晚的新闻是不是湖绿

我想我不说大家也懂是哪条新闻。
逗我呢吧?怪盗居然会喜欢侦探?找虐还是抖M?

0L

你都说是新闻了怎么可能湖绿。
我已经炸了一晚了!
K新真爱到永远,谢谢大家。

1L

楼上CP粉负分滚粗好伐,蒸煮半句喜欢都没说就瞎盖章你家脑洞真是能破天。

2L

非CP粉,我也觉得不是湖绿,你们没发现最近几个月工藤男神都会去KIDsama现场吗??那认真劲和热情简直了,十八体投地。

3L

……楼上真的不是CP粉???还有十八体投地什么鬼,你是十八铜人吗233...

[快新]一个地球仪引发的血案

大家中年时期的畅想,纯粹脑补下带孩子,无限放飞自我

ooc到没有我,我对不起党和人民

有如同没有的abo背景/老夫老妻/子世代戏份(重音)/私设还可以更多一点吗/不喜欢小孩的同志勿进

请自觉避雷

请自觉避雷



*

“Daddy!”“Daddy——”

两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先后传来,一个干脆利落带着不满一个撒娇意味浓重装满了委屈甚至带着哭腔,聪明如工藤新一,不用就已经想象到了战况如何,无非是这个午后第八次爆发的“所有权”之争罢了。

也许是因为早期教育不太注意,两只小不点缺少普通玩具的陪伴,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其他稀奇古怪的物品上,比如看不懂哪国语的纸(环球时报),清丽脱俗一点也不...

【快柯】spiegel im spiegel 镜中镜

这篇比较长就发在主博了( づ ωど)还是在这里归个档

平仄:

*


标题即BGM,爱沙尼亚的帕特写给自己妻子的钢琴曲,很好听很好听很好听xN,请大家务必听一听!


一篇1111节加提前一个月的圣诞贺文(不)
码了快一个月的10k,感觉大限将至✧ʕ̢̣̣̣̣̩̩̩̩·͡˔·ོɁ̡̣̣̣̣̩̩̩̩✧…………如你所见,各种日常,混杂了几乎所有想写的场景,私设盗一先生活着在潘多拉后低调回归。


“重复而循环的音调就像千篇一律的生活,但正因如此,那些细枝末节的交换就足以让生命如此斑斓。”


[1]


さまざまのこと思い出す桜かな...

the Sunny morning in London

半期受到了伤害……摸个白新的短打疗伤。

「新一君。」

工藤从书山旁冒出半个头,嘴里咬着那支三天前还被当宝贝供奉轻拿轻放的钢笔,鱼吹泡泡般吐出几个单音算是回复。

唰,唰。

又翻了两页。

清浅的小口红茶在杯底荡漾不平,藏在指节间的金属戒指硌得白马皱了下眉毛。

今天伦敦有阳光,他数月前孜孜不倦在草稿纸上演算了小半个傍晚计算出的最佳采光处终于第一次派上了用场。

工藤大半边身体浸润在日光的海洋里,起伏的尘埃像深海里散落的天光。由于长时间的伏案,眼底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淡红。

一盏热腾腾的热可可被搁在手边,浓郁的牛奶巧克力味,甜腻得像在甜橙果酱上又淋了一层蜂蜜。

「…谢谢,」工藤顿了一瞬间,...

【日常】

“你今晚想吃什么?”购物车蓦然停下,正对的架子上各色金枪鱼鳕鱼罐头琳琅满目包装趣味性的生动,甚至有勉强能称之为可爱的简笔鱼形涂鸦。
刚埋首苦干在游戏里得到fullcombo的黑羽快斗闻声心情愉悦地抬头,腿肚子一阵抽搐。
“随………………便??????”

“名侦探你真的太过分了。”
严肃,认真,委屈。
“——是是。”
工藤新一践行着积极认错死不悔改的深刻原则,毫无诚意地安慰了两句化为游魂的黑羽快斗,调转了购物车的方向——就算是日行一善。

黑羽快斗看着侦探悠然转身的背影,蓝衬衫飘扬,好气又无奈地将手机揣回兜里,小跑着追上去。

“——别藏了!新一绝对笑了对吧可恶!”

“但是……你不也觉得好...

深夜的曲奇饼

太短了不打tagXD

快新 ooc

呛进鼻腔消毒水味比葡萄干容易忍受不到哪里去,借着月光察觉四处是一片病态的白色,沉在寂静的暗色里,像天堂与地狱的夹缝。

江户川柯南想起身,却扯痛了肩膀处的神经,难免皱着眉头呲牙咧嘴了一番,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谁让有颗沉睡的脑袋恰巧枕在自己右膝上。
用没受伤的手压了压额头上的绷带,他对着床边靠着自己膝盖上的人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又有些好笑和庆幸。
还好自己腿没折。
不然岂不是要被压得残废。

月光浅浅地透过窗照进来,他勉强能看清对方的面孔,眉头微皱,手紧紧攥着他的被单——又让这家伙担心了吗?

睡得很熟,呼吸均匀而安定,大概是疲倦了,江户川抬眸花心思打量了一下四周...

[快柯]卒业


成长快柯,18/28,4月帝丹高中卒业日片段,无头无尾。

#
  

「你还真是变了啊。」粉红的花瓣扫过微颤的睫毛,湛蓝的双眸,江户川柯南盯着眼前的男人——已经比自己高出了半个头,需要稍微抬眸才能看得到的令人不悦的程度。平日人前西装革履,百般优雅,今天却仅仅松散地套了件天蓝卫衣,短袖,简直是试图挑战春寒的极限——不过今天的阳光倒是配合他似的温暖就是了。

「辛苦了,以后不用跟着这家伙了。」黑羽快斗咧嘴,抬手取下少年的平光黑框,举到眼前晃了晃,没个正形,「……哪里变了?」

眼镜被恶意地举到更高,碍于身高差距难以夺回,江户川柯南露出久违的半月眼,却逗得眼前的男人笑出了声,为了掩饰什么般地提高音量...

脑洞,没空写了先屯一下QAQ

最近好喜欢成长快柯,想写18/15岁毕业的柯南和28/25岁的成年人魔术师快斗。

毕业典礼的青春故事!

樱花!离别!眼泪和欢笑!迷茫与未来!

很美啊…………。想把每个阶段的快柯都写一遍又怕文笔烂糟蹋。

睡前段子,neta尖白的片段(嗯就是玩手指XDD),纯娱乐性,大概背景是快新双杀手,可怜的白马是他们的合伙人,和露比一样酷炫(并不,是每天被闪)

“拜托,我给你们那个任务不是去玩的——黑羽,停下你手中的动作,对,别玩你的手指。”

“哦。”

“也别玩别人的。”

黑羽快斗耸耸肩,权当没听见,就是扯着名侦探的手不放。

白马探好整以暇地抱胸:“工藤,我记得你还有事要做。”

“是的,”工藤新一无奈地看着黑羽快斗,“也许我的咖啡快糊了?”

“我亲手帮你再泡。”

“然后往里面加三勺糖?”

“不,”黑羽快斗义正言辞,“四勺。”

“你们为什么不干脆摔了手枪直接去开个咖啡店,该死的小资,愚蠢的...

[快新]日和

日和,即晴天的意思。

01

“工藤,工藤!”

板凳被后桌好心地踹了一脚,工藤新一总算回过神的这一刻才察觉到今天的阳光有多刺眼,微眯起双眼,将视线抬起移回讲台上,几指蜷曲起承受整个头的重量,懒懒散散地继续作出听课的模样,所谓的高三复习安排,升学率什么的,其实他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工藤,你的数学这次竟然是B判定!”

后桌夸张地笑出声,将成绩卡抖得刺耳的响,没得A算不得有多糟,但甚至和老师谈话时被指出和A只有一线之隔。

“你已经耽误了一年多的课程,工藤同学,”年轻的老师一脸若有所思,她的眼神仍旧流连在桌上那束红玫瑰上,包装精致——情人送的吧,工藤新一走神地想,这俗套的浪漫,“不要为学习...

【快新】Honeymoon and Proposal

原本的短打练手,脱轨后勉强凑完了情节。
那就算迟来的豆沙月饼吧。

“再过十年又会是什么样呢……”倒在工藤新一膝盖上的黑羽快斗睡意朦胧地喃喃,春初阳光复苏的温暖总是令人懒散,恋人身上似有若无的柠檬香安神,耳畔隐隐回响着海浪和岩石相碰的壮阔乐章。

噢,毫无疑问的一个美好的午后。

“谁知道呢,”书页被翻动的声音,答者显得漫不经心,“分开了也说不定。”

“怎么可能啊……?”

黑羽快斗睁开一只眼想看看恋人的表情,结果被红色的长版封面挡住了视线,这激起了他更大的不满。
工藤新一正陷入对结局犯人的无聊猜测里——这非常重要,结局如何取决于他是否觉得前天听店员推荐买这本书是犯了傻。已经看过的二分之一里没有...

© Reichen | Powered by LOFTER